陈菊为文官抱屈,或是为自己补妆?

乐橙电游

2018-10-04

现任“府”秘书长及前高雄市长的陈菊,近日到高雄接连为民进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陈其迈站台辅选。 陈菊暗指韩国瑜是“外地人”、“未曾对高雄贡献过心力”,又将高雄“又老又穷”推给马英九主政时漠视高雄,以及对水灾后道路出现“天坑”定有弊端的说法,而为市府文官被韩国瑜羞辱感到抱屈。

陈菊的选举语言虽是为自己的施政“补妆”,但对特定支持者仍具煽惑的效果。

陈菊暗批韩“羞辱很多市府团队优秀认真的文官,我们几乎不能接受”。

事实上,韩国瑜认为定有“偷工减料”,乃是基于合理的推断。 并且,若有官员涉及违法失职,当也是少数文官,而最该负责者则是陈菊任命的政务首长。 但陈菊运用话术把市府文官“拖下水”,隐含了把责任先推卸给常任文官。

2014年发生的高雄气爆案,今年5、6月高雄地方法院作出与此案有关的判决,高市政府三位文官被判有刑责,刑度最重者在气爆案发生一年后,竟被陈菊拔擢为一级机关政务首长,现在更是高市府文官职等最高的秘书长。 不仅如此,高雄地院认定气爆案的责任归属,高市府须担负40%的责任,其他两公司各占30%。

高雄气爆案还牵涉了现任的台“交通部长”吴宏谋,他被指为是造成气爆重要原因的箱涵设计人,气爆案发生后请辞副市长,帮陈菊挡下了舆论与责任的追究。

但在几个月后,吴宏谋又回锅任副市长,民进党取得“执政权”后,更成为陈菊人马转战与布局台当局的代表性人物。 陈菊“照顾自己人”达到了“护短”的程度,这是她的真实面貌,也是执政的用人风格,又岂会真心对待专业的常任文官?日前宜兰县代理县长陈金德因经营事业及兼职遭台“监察院”弹劾,这都是发生在任职高市府局长及副市长期间。  “公务员服务法”第13条规定的很明确,公务员不得经营营利事业,若在非营利事业兼职,也要经机关长官核准。

然而,陈金德以事业负责人身份经营豪宅农舍改建的民宿,竟然能够获得陈菊的核准,足见陈菊对政务团队的用人和管理,均因以亲信为尚,而对官风与官箴的要求松散。 今年8月1日蔡英文任命陈菊外甥李英毅,担任政务职的公务人员保训会委员,但这项人事命令却未经以公开为要件的发布程序。

嗣经“立委”提出质疑,始发现陈菊的外甥并不符合法定的资格条件。

台湾地区领导人任命的政务官上任前,“府”方必在官网上发布人事命令,这也是“府”秘书长的职掌。 然而,此一“女皇密令”被踢爆后,“府”方竟只以“承办人疏失”来塘塞。

试问,承办人办理发布秘书长陈菊外甥的任命令,岂敢松弛到前所未有的“忘了”?民进党能在高雄执政二、三十年,靠着配合地下电台散布假讯息,诉诸台湾人被国民党打压、受尽屈辱,以及利用公共资源进行系统性的利益交换。 陈菊以“府”秘书长身分到高雄辅选,仍将不离这些招数。

来源:大华网络报(http://)责任编辑:左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