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纪实:太原印象—流年琐忆

乐橙电游

2018-10-28

太原印象—流年琐忆  太原,生活七年的城市,而今已经远离。

曾经的人与事,如陈年旧戏,在一次次的回忆中柔和地模糊着,吱吱呀呀的琴与善舞的长袖,渐行渐远。 恍惚有一刹醍醐灌顶般的全然遗忘,然而不过是一时醉后的醉不知醉。

仍一次次翻开,看那一个城市,因为曾经的恣情岁月,与己血肉相连。 随意地记下些什么,是为匆匆流年中沉淀的若干片段。

  写什么呢,先从初到太原的印象写起。 已经是久远的记忆了------七年算不算久?为什么想起来竟然有令人脸红的伤感与唏嘘?不好意思。   一、灰色城市  灰色城市,是初到太原的第一个感觉。 那时没有太多的高楼。 然而触目所及的建筑几乎都是陈旧的颜色,尘满面,鬓如霜,一副疲惫的模样。 五一广场周围的烂尾楼在当时已经耸立。 黑灰的水泥赤裸地看着广场上各色人等。

广场南边的楼据说在去年穿起了新衣,什么姿色,未曾得见。

  因为是初春,春寒料峭,风很大,有沙子扑过来冷冷地蹂躏着脸庞。 因而心情黯然而有些恼怒。

太少的绿色,叶子落了,早不见踪迹。 有松柏等等长青树吗?记忆太远,因而与我隔膜,学会欺骗。

好象是有,但也是铁灰,冷硬的颜色。

由此想起与一个16岁女孩在青岛游玩时她的惊叹,啊,这里的树是绿的。 不由得笑,一如当时在青岛笑得吐出冰淇淋,脏了白色的裤子。

  渐渐习惯,在灰色的城市中穿行。 渐渐习惯,回家后先用肥皂洗手,看着灰色的泡沫安慰地松口气。 渐渐习惯,不再流连白色粉色浅兰色的衣服。 也习惯,每日洗头,习惯头发在过多的洗涤剂的腐蚀下显出自以为浪漫的枯黄。

然而还是远离了。

现在可以随意地穿白色粉色。

黑灰卡其,在衣橱中渐渐少了。 发现自己,原来,还是喜欢浅色的衣服。   滨河公园,据说是太原的肺。

还据说这个肺非常之昂贵。 这些与很多部门很多人有关,而与我无关。 我检讨我没有努力做一个好公民,关心纳税人的钱。

但这件事情确实大大超出我能力范围和兴趣范围,多说了,不好意思。

滨河公园是太原最赏心悦目的所在之一。

原因之一是它的免票。 原因之二是它确实姿色出众。 因而仿佛微笑的美人不摆POSE与老百姓多了亲和力。

2000年国庆节初建成,在一个近黄昏的下午,去游览。 绿草尚未成茵,一派欣欣向荣,前途无量。

人群熙攘,不由得觉得国泰民安。 虽然是人工湖,碧波荡漾夕阳玉碎,亦美景醉人。 因此有朋友来太原,一定带到滨河公园游玩一番,另一目的是省钱。   灰色的城市,在记忆中,竟不见灰色。 唯见色彩斑阑,如纷飞的蝴蝶,直欲迷人眼。

  二、柳巷  这个暖昧的名字,总使人想起花街柳巷如此这般。

  它是商业街。 店铺林立。 一般来说也是人声鼎沸。 在一天中的某些时刻,它享有步行街的待遇。 而这时,华灯初上,开始夜晚的活动。

夜巿几度被取消。 其中详情不得而知。

道听途说的谣言也没飘进耳朵。

源自淡漠。   购物,在华宇购物中心、时代广场、梅园百盛等妖娆时尚身姿出现在太原之前,购物是在柳巷穿行。

从广场走到柳巷,从柳巷走到钟楼街。

一路走过,指点各种物品。

在96、97通膨严重而薪水低微的年代,柳巷林林总总良莠不齐的商品提供了充足的选择空间。

购物无异于与摊主们的斗智斗勇。

然而往往初买欢喜,回家后悔。

很多很多的衣服从未穿过。

还有一些不愉快的购物经历,不提也罢。   三、购物  记忆中贵都首先登场,现代化的卖场,整洁,安静,初时还有小音乐厅,有学生模样的女生在目中无人地拉小提琴或者弹钢琴,有时还会见到室内四重奏。

当时如刘姥姥般叹为观止。 后来没有了小音乐厅,没有了琴声,取而代之的是弥漫于各个角落的或钢琴,或萨克斯,或者其他,还好,没有听到过任贤齐同学的伤心太平洋,在这首歌曲淹没大街小巷之时。

不知现在有没有周杰伦同学的双节棍,希望不要有。

对贵都是有些失望的,尤其是华都以陪嫁丫环的身份出场后,更失望多一层。

华都,为什么不叫百华大楼?  华宇购物中心,继贵都之后,没有太多的记忆,只是一座大楼,低层商用,上面是写字楼。

几年来基本没有沦落,但可惜七楼的茶座没有了。

因而又淡漠了一层。 在那里曾经坐在窗户前,俯看穿行的车流和面目不清的行人,看对面的愉园,那两个字确实好大。

饮菊花茶,居然是放在高脚杯里,朵朵绽放。 那时,是购物的闲人,看过多过买过。   御花园时代广场,一个莫名其妙的名字,动则想到马蹄得得,挽弓射鹿,静则眼前出现层峦叠嶂袖珍园林,而其实,一个商场而已。

比别家多几个品牌,但我不买。 出现在贵都华宇之后,好象巩俐章子怡之后的董洁。

都是女人。   梅园百盛,盛开在我离开太原之后。

  天美名店,去过一次。 个人认为性价比严重失常,需要重新核定价格。 据说高价一以贯之,因此再无二次。